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红军长征在四川>长征回忆>详细内容

【红色记忆】八千川女从广元走上长征路‖付尹

作者:付 尹(广元市社科联)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7-16 20:11:22 浏览次数: 【字体:

八千川女从广元走上长征路

付 尹

1934年11月至1935年4月底,广元成为川陕革命根据地后期事实中心。旺苍红军城是川陕革命根据地首府所在地,是红四方面军长征的战略集结地、准备地、出发地,是后期三大战役的发起地。红四方面军在这里开创了人民军队建军史上无数第一,创建了妇女独立师、少共国际先锋师、水兵连、巴山游击队,以红军的名义命名了当时中国唯一马克思街和列宁市,在现在的广元市境内建立了10个县级苏维埃,占整个川陕革命根据地总数的三分之一……

作为川陕革命根据地后期中心,广元对川陕革命根据地、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不可小觑。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重要史料需要研究发掘,如川陕革命根据地后期在广元形成的金融中心、工业集群等,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显得尤为珍贵。这里要提的是,川陕革命根据地应是土地革命时期妇女运动的典范之地,它最大的结晶就是在红四方面军长征出发时,有8000多川妹子参加了长征。

红军长征,在女兵的数量上,基本认定的是:红一方面军32人,红二方面军20多人,红二十五军7人,红四方面军的女兵人数最多。红四方面军女兵最多是多少?有说2000多人的,有说3000多人的。有一点可以肯定,基本以妇女独立师为代表,从2000人到3000人不等。

其实,这样的统计,主要是以战斗序列为主。其实,跟随红四方面军走上长征路的女兵不止2000多人。据1945年5月编写的《川陕苏区历史材料汇编》记载,川陕“妇女参加机关、部队、学校、工厂,脱离生产的约在1万人以上,红军长征离开嘉陵江时,有8000余名妇女和各机关工厂部队随军行动。”随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的妇女至少在8000人以上,而且以川籍为主。这个数据离当时川陕革命根据地实际情况更接近,应该是真实的。

红四方面军入川时为1.4万多人,部队没有一支成编制的妇女武装。既有的女兵依附于总部和师团各个机关,人数不多。红四方面军入川后建立的第一支正规妇女武装,是1933年3月末在通江建立的妇女独立营。独立营的基础是从总部机关抽调出的100多名妇女,加上妇女群众中的积极分子200多人。可见入川的红四方面军女性并不是很多。从妇女独立营到妇女独立团,从妇女独立团到妇女独立师,再至其他战斗序列和非战斗序列的妇女,绝大多数来自川陕革命根据地。

长征途中的女红军雕像

建设革命根据地,来自川北的妇女表达了最大的参与热情,其人数可谓壮观。据统计,根据地内农妇、女工参加各级妇女组织的妇女不少于30万人,各级政权中,女干部是干部总数的四分之一,约1万多人脱产从事武装斗争或后方工作。据《长征》一书介绍,红四方面军总医院在高峰时,工作人员达到3000多人,几乎全是女兵。这一切说明,红四方面军女兵随主力长征是有充分的人力资源的。川北妇女吃得苦,耐得劳,觉悟高,给来自鄂豫皖根据地的红军指战员留下深刻印象,有“四川的女同志真是好样的”的赞叹。

1949年参加长征的部分女红军合影

据史料记载,1934年11月后,川陕革命根据地军事中心移至旺苍后,不仅大批军事女性人员、妇女集中于旺苍,还不断扩招女兵。这时集中于旺苍的妇女,除妇女独立师的两个团外,正规的妇女武装还有省妇女学校的妇女连、总保卫局的妇女看守队,以及军直属的妇女独立连,人数多少不等,一般在100人左右。另外,红军总医院有1500多名女医护人员,省工农医院有100多名女医护人员,被服厂、兵工厂等军工企业中的女军工不下千人。仅这些单位的妇女就不下6000人,还不说各军各师各团中的各种女兵以及新扩招的女兵。

2021年4月6日,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红星新闻发布了《四川籍女红军李鸿翔在成都逝世 享年101岁》的消息,其中引用了一组来自官方的数据:“据统计,1935年春,跟随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参加长征的妇女约有8000余人。其中,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一团、二团2000余名;红四方面军妇女工兵营500余名;总政剧团及三个分团(营的建制)女战士及各军宣传队员近千名;总医院及各军医院女战士千余名;省委妇女学校学员近500名;其余为机关女干部、后勤女战士及少数红军干部家属。她们一般年龄在十七八岁左右,最小的仅八九岁。”这些数据,与史料记载的情况基本符合,说明当年红四方面军女兵的数量在8000人以上并没有夸张。

101岁川籍女红军李鸿翔(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据旺苍县党史办统计,红军出发长征时,仅旺苍地区就有3000多名妇女随红军长征,加上整个广元地区新参加的数字,就有4700多人。这个数据算下来,就不止1万了。因为当时战斗频繁,部队流动性大,又不断在转移,人数随时在变动,统计的人数不一定准确。但8000川妹子跟着红军走上长征路的这个数据,应该没有多大出入。

踏上长征路后,部队编制、序列、人数因内外环境变化而不断调整变化,8000川女的人数也在不断变化。以妇女独立师为例,部队到达卓克基后,妇女独立师改编为“妇女抗日先锋师”。据妇女独立师政治委员曾广澜回忆:“在卓克基成立师的,我记得叫妇女抗日先锋师。”苍溪籍老红军伍兰英回忆:“当时有两个团,由一个团部兼师部,有一面师旗,两面团旗,师的全名是‘妇女抗日先锋师’。”

红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会师后编入左路军,在涉藏州县新成立了不少政权和武装,但随着战场形势和临时建立的根据地不断变化,这些政权和武装存在时间不长,只留下了“标签”。由于环境和战斗残酷,加上三过雪山草地,随红四方面军长征的妇女部队和许多后方机关与军工企业不断压缩、合并或解散,女兵减员不少。据罗青长回忆:“在岷江一带,曾劝阻、遣散一批老弱妇孺。”当时川北妇女时兴缠脚,小脚妇女参军的不少,跟不上部队行军,劝退和解散的应该包括这些数量不小的小脚妇女。加上牺牲的,掉队的,流失的,去向不明的,离开部队的女兵数量应该不少。

1936年10月,三大主力红军会宁会师后,妇女抗日先锋团参加了西路军,1300多名女战士绝大多数牺牲在西进的路上,生还无几。红四方面军剩下近两万人到达陕北,至于女兵还有多少,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只知道“尚有700名左右的女战士随第4军、31军、供给部、医院、党校、卫生学校、剧团等单位先后到达陕北”。据广元昭化籍老红军张明秀回忆:“长征到达陕北后,为培养妇女干部,中央在延安云岩镇专门为长征过来的女红军开办了一个妇女学校,以备将来分配到各个岗位去担任骨干,有500多名学员。”

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妇女参加革命热情高,意志坚定,让来自鄂豫皖苏区的干部战士刮目相看。作家王树增在他的《长征》一书中揭示了原因:“这些在最残酷的战争中加入红军的女儿家……许多人不满10岁就被当作商品一样贩卖,十二三岁就要担负起养家糊口的担子……”她们中,童养媳多,吸大烟的男人多,在家里没有地位的多,于是她们成为最向往革命的群众之一,越是战斗激烈和残酷,报名参加红军的苦妹子越多。

就这样,经历了反“三路围攻”“六路围攻”后,川陕革命根据地已“民穷财尽”,红军队伍也面临“兵员枯竭”的困境,8000多川妹子还是义无反顾地跟着红四方面军踏上长征的征程。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长征结束后,8000川妹子只剩下不到1000人,她们中许多没有留下姓名,但她们的牺牲精神,她们对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贡献,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已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在。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付 尹(广元市社科联)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何晓波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