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风家训>家风家训>详细内容

【记忆】隐藏五十多年家事 彰显正直善良家风——记张大信黄远逊夫妇“文革”期间保护《陈昌同志自传》的一段往事‖张雷

作者:张 雷(四川乐山)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2-19 20:55:37 浏览次数: 【字体:

隐藏五十多年家事 彰显正直善良家风

——记张大信黄远逊夫妇“文革”期间

保护《陈昌同志自传》的一段往事

张 雷

按四川乐山家乡习俗,每年正月初二都是后人上坟扫墓、缅怀先人的日子。

2022年2月2日,乐山的天气阴沉沉的。一大早,我带着儿子和姐姐张蓓的儿子去乐山人民公墓给父亲张大信扫墓。突然,我看见专程从北京回到乐山,为其父陈昌母何妨扫墓的何龙狮(现叫陈龙狮)夫妇。陈龙狮夫妇知道我父亲也安葬在这里,就一定要去祭拜。

1955年,在福州军区空军高炮部队服役的张大信被授少尉军衔并与黄远逊结婚的纪念照

原来,我的父亲张大信、母亲黄远逊与乐山地区人民医院(现改名为乐山市人民医院)的老朋友何妨阿姨有一段隐藏了56年的秘密故事。乘此机会,我们当着陈龙狮夫妇的面,在父亲墓地面前,讲述了这段离奇精彩的故事,让我的两个晚辈感动不已,更加崇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更加明白了要敢于坚守真理,要从小养成帮助弱势群体的品格,坚守正直善良的家风。

我接着对陈龙狮夫妇说:这是我的儿子,这是我姐姐张蓓的儿子。我转过来对两位孩子说:这两位前辈可是一对名人哦,一位叫陈龙狮,原来叫何龙狮,是奶奶(外婆)好朋友何妨阿姨的儿子,现在是一位了不起的“军挎记者”,经常活跃在党的舆论战线上;一位是他的夫人,叫刘若琴老师,她是一位歌唱家,还是我们嘉州合唱团的艺术顾问。

张大信黄远逊儿子张雷(右二)在张大信同志墓地前讲述往事(右一为陈昌何妨儿子陈龙狮)

我接着对大家讲:陈龙狮的父亲陈昌伯伯,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担任起义总指挥贺龙的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陈昌伯伯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南昌起义失败后,他带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护送起义指挥部的诸多将领离开南昌后只身来到武汉。在武昌中山大学,经南昌起义的老战友尹人杰爷爷介绍,在中国革命最危险的时刻、在“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走一位共党”的危险时刻,毅然决然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陈昌伯伯从此将自己的一生无私地献给了伟大的党。

1931年,顾顺章叛党投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打击,陈昌伯伯从中央红军抽调到上海,参与“中央特科”的重建,从此在王世英、李克农、董必武等中央首长单线领导下,开始了18年的隐蔽战线工作。陈昌伯伯和何妨阿姨一直潜伏在国民党内部,为我党我军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营救了许多自己的同志,是一对了不起的无名英雄,是我们尊敬的老人!

2020年8月1日在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大厅展示的陈昌同志结论

陈龙狮的母亲何妨阿姨,1923年出生在福建省福清县,越南归侨。1937年参加厦门儿童救亡剧团,1942年受党组织委派,与陈昌同志假扮夫妻从事地下工作,1945年经董必武同志批准成为真正的夫妻,就像你俩喜欢看的热播电视剧《潜伏》中余则成的原型,就有陈昌夫妇的很多事迹之再现……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一师分会黎济明为何妨创作的邮票

1949年,陈昌伯伯因解救渣滓洞的难友而暴露身份后,就在重庆市公安局任便衣警察,他和何妨阿姨带领精字20号小组若干人,参与了大西南的反特防特等工作,战功卓著……但陈昌伯伯和何妨阿姨因为过去一直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在历次运动中遭到许多不公正待遇和审查,陈昌伯伯于1960年1月25日凌晨死在狮子滩大洪河水电站的大坝上。

陈昌伯伯从1927年入党开始,一直对党有坚定的信念,忠贞不渝,相信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他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在1936年“西安事变”被迫失掉党组织关系后,一边舍生忘死工作,一边积极寻找党组织未果。他在重庆狮子滩水电站工作期间,一边做好接待工作,一边认真总结自己的革命人生,用两年多时间,奇迹般地亲自写完了集自己革命一生的《陈昌同志自传》。这份自传,2009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成为该馆撰写时间最早、时间跨度最大、内容最丰富的隐蔽战线史料之一。

在陈昌伯伯弥留之际,他嘱托妻子何妨阿姨:你年轻漂亮可以改嫁,但要抚育好3个孩子,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我的问题一定会解决,请好好保管这份资料,相信总有一天,党组织一定会还我的清白,我一定能回到党的怀抱!

1965年,陈昌伯伯的冤案获得中共中央组织部平反,何妨阿姨因为重庆轮船公司医务室没有什么事情,太寂寞了,坚决要求组织上安排更繁忙的工作岗位,于是到了乐山专区医院(现乐山市人民医院)当护士,她们的同事都尊称何妨阿姨叫何大姐,非常亲热。乐山专区医院工作强度大了,何妨阿姨就从怀恋老伴的痛苦中慢慢解脱出来了。因为我母亲黄远逊是护士小组长(即现在的护士长岗位),何妨阿姨就与母亲接触比较多,于是我母亲和姚碧玉阿姨(也是乐山专医医院门诊部急症室的护士)慢慢成为何妨阿姨最好的朋友之一。工作强度大了,何妨阿姨就不怎么去想自己的老伴了。因为我家离门诊部特别近,何妨阿姨就经常到我家串门、聊天,我的父母这才知道陈昌何妨是一对了不起的无名英雄,是一对非常值得尊敬的老革命,尤其是曾是军人的父亲更加崇敬老红军陈昌同志!但好景不长,遗憾到了1966年,“文革”开始了,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平反文件不算数,说是刘少奇、邓小平平的反。何妨阿姨又成为反革命家属,所有的“学习班”永远毕不了业,经常受到批斗并监视改造。

当时,我母亲是乐山专区医院门诊部急诊科护理小组组长(即现在的护士长岗位)、技术骨干和入党积极分子。乐山专医“文革”领导小组指派我母亲负责管理和监督何妨阿姨。但在长期的同事工作中,我母亲发现何妨阿姨并不像造反派说的是什么坏人,恰恰相反,发现何妨阿姨是一位正直、善良,知书达礼的人,遂开始同情并暗中保护、帮助何妨阿姨。

正在此时,“文革”动乱越来越猖獗,乐山专区医院的造反派知道何妨阿姨有陈昌同志的自传资料和骨灰盒,计划对何妨阿姨家进行抄家。何妨阿姨非常担心自传和骨灰盒,但我父母早已取得何妨阿姨的信任,何妨阿姨就把陈昌伯伯的自传交我父母保存,把陈昌伯伯的骨灰盒藏到姚碧玉阿姨那里。

我父亲就把陈昌伯伯的自传用油纸包好,藏在乐山县街我奶奶王彬蓉居住的城隍庙老屋房梁上。因乐山下雨多,且潮湿,天长日久,纸张受潮,字迹模糊不清。我父亲发现后,用了两个多月时间,他和母亲每天夜深人静时,就把自传重新抄写一遍,再妥善保管,最后全部交还给何妨阿姨。

要知道在十年浩劫里,这些行为都是冒着被打成反革命,甚至有坐牢的危险的。在我幼小的记忆中,有过很多次,何妨阿姨经常到我家来,向我父母倾诉委屈、苦闷,甚至流露出生无所恋的想法。而我母亲都是反复劝说并鼓励、安慰她,给了她信心和勇气,尤其说您死了,您自己一了百了,但您的3个孩子、母亲交给谁?谁来管他们?而我父亲给她讲解政策,教她应对的策略,最终让何妨阿姨懂得了“活着就是胜利”的道理。

“文革”结束后,许多冤假错案都得到平反,何妨阿姨也看到了希望。于是,何妨阿姨口诉,我父亲帮她撰写申诉材料,我母亲私自准假并替她值班,让她到成都甚至北京找有关部门申诉。所以,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有一段时间感觉母亲特别累,上了白班还要上夜班。整天都没有休息时间,我误认为医护工作就是如此,也成为我1979年高考上线后不愿填报医学院校的原因之一。而母亲因为同情和暗中帮助过何妨阿姨,被乐山专区医院造反派认为:黄远逊立场不坚定,不能入党、提职。

陈昌于1981年、何妨于2009年双双覆盖党旗合影

1981年,陈昌伯伯获得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平反昭雪,中组部派人为其覆盖了中国共产党党旗;1982年,何妨阿姨也获得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的平反昭雪,与儿子陈龙狮一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由退休改为1937年的离休干部,其家庭成分改为革命干部,也恢复了老红军等政治待遇。这时,我父亲张大信、母亲黄远逊就悄悄地、慢慢地淡化了与何妨阿姨的相处关系,连何妨阿姨2009年去世时也没有到灵堂送别。因为,二老不愿以过去对何妨阿姨有过一点帮助,就被别人误解为想沾老红军家属的光,甚至,从未给我和其他人提起过这段故事。因为,他们当时只是出于对我党我军无名英雄的崇敬、对“弱者”的同情、对同事的关怀,本能地做了一些应该做的正确事情。这就是我父母亲心底里一直蕴藏着正直、善良和担当的品格之所在!

2009年9月,陈龙狮将《陈昌同志自传》作为革命历史文物送交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军档有关人员在审查资料时发现“字迹不一样,怀疑不是真迹”,陈龙狮也百思不得其解,就四处找相关知情人员探寻真相。

到了2017年春节,陈龙狮夫妇从北京回乐山探亲。他的夫人刘姐也是我们乐山亚西厂的技术人员,我才偶然知道了刘老师不仅是我们嘉州合唱团的顾问,还是陈龙狮的夫人,我和他们终于取得新的联系。陈龙狮夫妇终于和我母亲黄远逊相见了,这就有了姨侄俩相隔40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这时,我的父亲已去世8年,当提到这件往事时,母亲黄远逊才第一次把他们如何保护《陈昌同志自传》、姚碧玉阿姨如何保护陈昌伯伯骨灰盒的往事和盘托出,以及为什么与何妨阿姨疏远的来龙去脉……陈龙狮夫妇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他俩一直想不明白,黄远逊和姚碧玉这两位阿姨,是他母亲最要好的朋友,竟然没有出现在母亲灵堂的原委。

陈龙狮在父母平反后就离开乐山外出工作,每年春节回家探亲,总不见孩提时特别熟悉的黄远逊和姚碧玉两位阿姨。尤其是母亲病故时也不见黄、姚两位阿姨的身影,觉得好奇怪。原来黄远逊、姚碧玉两位阿姨为了避嫌,有意疏远母亲,真的太伟大了!这是一段隐蔽战线老战士与普普通通老百姓生死交往的往事呀,陈龙狮夫妇从心里对黄远逊、姚碧玉两位阿姨的敬意,油然而生,久久不能忘怀!

最后,陈龙狮特别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写了相关《证明》材料,还由我母亲黄远逊签字,快递到这两个重要的军政部门中珍藏。

2017年春节,相隔40多年的姨侄俩再次见面

陈龙狮夫妇是一对懂得感恩的人,他们对过去帮助过陈昌何妨的亲朋好友,一一寻觅,并特别送上由衷的感激之情。从此,他俩每次回四川乐山,都要专程到家里看望我母亲,还多次邀请我母亲到北京游览、居住。而这次陈龙狮夫妇给父亲张大信扫墓,算是了了一桩相互挂念的心愿,希望父亲的亡灵得到安息:陈龙狮夫妇代表何妨大姐来看您来了……父辈们结下的革命友谊,一定会在孩子手中长久延续下去!

2022年2月17日,在乐山演武饭店,黄远逊阿姨一家人和陈龙狮夫妇再次团聚。陈龙狮夫妇首先分别给我的母亲、姐姐和我赠送纪念品,接着大家“摆龙门阵”,好一派怀旧、吉祥、欢乐的家庭式聚会。

2022年2月17日,84岁的黄远逊阿姨(中)与我们孩子们合影留念

聚会上,陈龙狮代表家人表达了内心感受:“感谢黄姨和张叔对我母亲及家人的无私帮助,尤其是你们冒着被打成反革命、坐牢的危险,还失去升迁的机会,二老为了抢救我党、我军的重要史料作出的伟大贡献,难能可贵,党和人民会感激你们的!我过几天,在回京前,力争到四川彭山看看姚阿姨,再次表达我们的谢意!我知道,黄姨和姚姨两位阿姨是我母亲在乐山专医最好的朋友,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闺蜜,无话不讲。当年,没有黄姨和姚姨的苦心开导、悉心帮助和爱心救济,我估计我老妈早就自杀了!我记得,我当年是非常捣蛋的小男孩,经常被母亲管教,每次都是黄姨或姚姨帮我解围……当年,那些敢于坚持人性的人们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感谢他们了。我还有一个想法:1966年,乐山专医分配来一对大学生恋人,叫陈开国叔叔和谢守德阿姨,应该是成都人吧,他们有个儿子叫陈波。开国叔叔和守德阿姨知道我父母的情况后,非常崇敬陈昌何妨这对无名英雄。开国叔叔和守德阿姨也是不怕坐牢、不怕死的年轻大学生,在我母亲被隔离审查时,主动承担关照我外婆和哥哥及我的生活等事务。我的外婆是福建人,她不会听、讲普通话,就由我兄弟俩翻译。凡是对我兄弟俩不利的事我们就不翻译,开国叔叔守德阿姨发现不对,但没有办法……现在,我家早已平反昭雪,困难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我也老了,都65岁了,希望乐山专医的朋友们、发小们,帮我找找他俩或陈波贤弟,我希望表达我由衷的谢意!最后,感谢乐山市人民医院的好心人们,为我父母的事情所做的一切;也要感谢当年整我家的人们,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让我变得更加强大和自信,谢谢大家!”

2022年2月17日,84岁的黄远逊阿姨与陈龙狮(右)交谈

作者简介

张大信、黄远逊之子张雷(左一)在拉萨与战友留影

张雷,张大信、黄远逊的儿子,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边防部队服役,驻守在海拨4960米的昆木加哨所。从西藏军区转业后,在乐山市国土资源局工作,曾两次获国土资源部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现任嘉州冬泳协会水上义务救生队教员,嘉州合唱团主持人、男高声部部长、文娱部部长等职。

2019年12月29日,张雷(右一)在乐山市第六届新年合唱音乐会上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张 雷(四川乐山)

供图:陈龙狮( 老红军、八一将士和中央特科陈昌之子,《澳门法治报》社常务副总编,军挎记者)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