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风家训>家风家训>详细内容

【家风家训】八一南昌起义战士的家风家规:二要二不准‖涂序晖

作者:涂序晖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6-20 21:00:31 浏览次数: 【字体:

八一南昌起义战士的家风家规

二要二不准

涂序晖

我的父亲涂凌云同志,曾带领南昌工人纠察队参加过南昌八一起义,全程完成起义的警戒任务。“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筹建时,党和政府提供的八一起义参加者名单上就有父亲的名字。父亲一生听党的话,继承和传播红色基因。他的作风就是“严格要求”四个字,体现在对工作和教育子女两个方面。

本文作者父亲、八一起义战士涂凌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父亲担任过南昌市店员工会、基层工会不脱产的工会主席,在“三反”运动中参加了南昌市第一批“打虎队”。因感恩共产党,严格要求自己要认真努力工作,以优异的成绩来报效祖国。

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展牌

在社会调查时,父亲接触到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物:绝大多数都是老实善良的华夏百姓,一就一、二就二,但有些人很滑头,像政治投机商一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偶尔碰巧顺手帮过共产党,就把自己吹到天上去了,连他的小孩说起话来都很傲慢,父亲最讨厌这种人。他想到八一起义战士们为了信仰、为了共产主义,敢于战斗、不怕牺牲、前仆后继,在短短四个小时内就取得了起义的胜利。又经过二十多年艰苦奋战,多少同志流血牺牲,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今天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社会上就有极少数人不去感恩共产党,不去好好工作报效祖国,跑来摘胜利果子,这怎么行呀!父亲怕自己的小孩学坏,就用八一起义军的初心在家里立下了“二要二不准”的家风家规。

二要:要听党的话,热爱祖国,知恩图报;要有远大理想,建立奋斗目标。

二不准:不准在外谈论我们家的革命史,低调做人;不准向组织提出任何照顾,一切靠自己。

父亲知道,制订了一个好的家风家规,如不严格执行就等于零,同时也知道严人先严己的道理,所以决定从自己做起,为全家人做榜样。

父亲连续二年被评为南昌市劳动模范;母亲杨起华被居民选为治保主任;70多岁的奶奶刘庭仔,把自己喂养的两只下蛋的母鸭捐给抗美援朝的战士们补身子,南昌人民广播电台连播三天进行表扬;大姐涂伯英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哥哥涂序曜在学校连年被评上三好学生。全家人都认真执行“二要二不准”的家风家规。

作者父亲涂凌云获得的南昌市劳幼模范奖章和纪念章

1954—1955年间,国家为了发展经济,执行公私合营政策,有的愿意合营,有的担心私人财产被国家收走,不同意公私合营。父亲单位的老板为了逃避公私合营,将企业提前解散,解雇所有员工,父亲被迫失业在家。

父亲的堂兄弟和其他亲朋好友都分别带了点钱来看望父亲,劝父亲说:“前两年政府来看你时,提出跟你换个好点的工作,你说你有工作不麻烦政府……你参加过八一起义,1956年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筹建办的同志还找你了解过八一起义的情况,你是老革命,可找政府谈谈,你被解雇失业了,你有文化,政府一定会照顾你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父亲却回答,我有手有脚,不需国家照顾。我已在东湖区公园街办登记失业求职申请,很快就会安排工作的。真的,不久就安排父亲在公园街办,做收取消防卫生费的工作。

1957年,哥哥以高分考入武汉大学物理系,在学校报了到、分了班,在入学体验复查时发现有轻度肺结核,学校将哥哥退回原地,要求治疗好后明年重考。哥哥受到很大打击,只好灰溜溜回家了。

哥哥到家后像消了气的皮球一样,整天软棉棉的,一点精神都没有。他想,家中经济条件不好,肺结核很难治好,上大学的梦跑汤了。他想着想着,突然想起父亲原来讲过八一起义前陈毅在南昌时很关心工人纠察队的发展情况,经常找父亲在茶馆、酒店商量如何开展工人纠察队的工作,他们有过一段深交。哥哥想找陈毅元帅帮忙,又不敢跟父亲说,只好偷偷给陈毅元帅写了一封信,反映了自己的遭遇。

没想到,十天后,哥哥接到了南昌市粮食局的通知书。通知书写道:“你写给陈毅元帅的信己转我局,现通知你来我局干部培训班报到。”

哥哥接到通知后,又是高兴又是难受:高兴的是,上不了大学可以参加工作了;难受的是,怕永远实现不了大学梦。

他不敢与父亲商量,只有找母亲谈。母亲把此事告诉了父亲。父亲气坏了,如这件事处理不好,会影响到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决心要整顿家风家规。

1952年南昌市工会干部合影(前排中为作者父亲涂凌云)

晚饭后,父亲把所有人叫到房间来训话。哥哥怕父亲怪他命不好,考上了大学又被退回原地。父亲低声地叫他:“序曜,你过来!”哥慢慢地走到父亲身边,只听见父亲轻声地问哥,你接到了什么通知?能给我看下吗?哥说是粮食局的通知,便将通知书递给父亲。

父亲看完后,把通知书撕得粉碎,便问:“我们家风家规是怎么规定的?”哥哥说:“不准向组织提出任何照顾,一切靠自己。”父亲继续说:“我被老板解雇后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全家吃饭都成问题,我都没找他,你有什么资格找陈毅元帅?”哥哥跪在父亲面前求饶说:“爸,我错了!下次不敢了!”父亲看哥哥认错态度还好,就没追究了。叫他起来,并关心地说:“有病就治,我砸锅卖铁也要把你的病治好,你要好好地复习功课,准备明年再考。”

哥哥听了非常高兴,积极配合治疗,每天都要锻炼身体和复习功课。通过一年努力,第二年哥哥身体己康复,又以高分考入西安冶金建筑工程学院土建工程经济系。

哥哥的这件事,对我们全家人都是一次深刻的教育,大家都不敢违背家风家规了,连在家中也没人敢提家中的革命史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十年过去了,在家风的规范下我们健康地长大成人,父亲也人老体弱,再也无法坚持工作了,只能辞职回家休养(那时没有退休制度,辞职就没有工资)。亲戚们又来劝我父亲,你参加过八一起义,对国家有过贡献,现在老了不能工作,没收入,向政府申请点生活费总可以吧!父亲说:现在国家也不富裕,我有儿有女,他们都会养我,用不着增加国家负担。再说我们家有家风家规,不准向组织提出任何照顾,一切靠自己。我不能违反家规呀!父亲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意见。

1973年初,父亲感觉日子不长了,有些事要跟我们交待:我是个无产阶级,没房没地没存款,只有家风家规留给你们,希望你们各家都要认真执行,保持忠诚老实的本色。我死后不要通知政府、也不要通知亲朋好友、一切从简,不收礼、不办酒,就你们几个人把我安葬好就行了。

1973年9月3日,父亲突发中风治疗无效,在南昌去世,享年71岁。我们尊重父亲生前遗嘱,一切从简把父亲安葬好了。

父亲制定的“二要二不准”家风家规是我们的传家宝。父亲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父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作者简介

涂序晖,1944年生,八一后代,1959年招工进南昌罐头啤酒厂工作,1961年参军在福建前线当兵,1966年1月退伍回原厂工作至到退休。2017年至今,任南昌八一精神研究会理事会理事。爱好文学和诗歌,在多个网站、报刊发表过短文和诗。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文/图:涂序晖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