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理论成果>方志研究>详细内容

保护石窟艺术瑰宝 彰显巴蜀文化特色 ——乐山、大足共建中国南方石窟艺术世界遗产研学旅游长廊的思考

作者: 陈永毅 来源:乐山市工商联 发布时间:2021-04-27 09:14:41 浏览次数: 【字体: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强调“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这是国家总揽区域协调发展的又一重大战略。经济和文化历来密不可分,传承弘扬巴蜀文化精神,是深层推动经济圈建设的重要路径。乐山大佛和大足石刻同属巴山蜀水艺术瑰宝,是最宝贵的文化遗产。深入挖掘两地共有的石窟历史记忆和文化渊源,构建中国南方石窟艺术世界遗产研学旅游长廊,弘扬巴蜀特色文化,必将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增添文化驱动力。

 一、两地石窟资源的共性特征

(一)两地石窟地理相似。良好的地形环境是石窟造像的重要前提。乐山、大足地质特点接近,都处于丘陵地区,多岩石、悬崖、石壁,为开窟造像带来有利条件。乐山大佛地处四川盆地西南部,东经103°77′、北纬29°53′,位于乐山市中心城区、岷江东岸凌云寺西侧,濒临大渡河、青衣江、岷江三江汇流处,境内同期开凿的还有夹江千佛岩石窟。大足石刻地处四川盆地东南部,东经105°79′、北纬29°75′,位于重庆沱江流域濑溪河附近,迄今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石刻达75处、造像5万余尊,主要分布在北山、宝顶山、南山、石门山、石篆山“五山”。

(二)两地石窟年代相近。摩崖造像在北方衰落后,却在巴蜀获得长足发展。乐山大佛和大足石刻均建造起始于唐初,至两宋巴蜀摩崖石窟造像已成为全国摩崖石窟造像巅峰代表。乐山大佛由凌云寺海通禅师规划、募化,开凿于唐玄宗开元初年(713),经三代工匠努力、历时90年,于唐德宗贞元十九年(803)建成。大足石刻造像始建于初唐,历经唐末、五代,兴盛于两宋,余绪绵延至明清,历时千余载,现存造像100余龛窟。宋孝宗淳熙元年至宋理宗淳祐十二年(1174—1252),邑人赵智凤师从晚唐奉佛居士柳本尊(生于嘉州龙游县玉津镇,今乐山市五通桥区冠英镇),潜心学习3年后回大足建宝顶密教石刻大道场,四方募化凿造佛像近万尊,使大足石刻造像达到鼎盛。

(三)两地石窟地质相同。乐山、大足两地摩崖造像均以山为背景,以岩石作基础,石质多为砂岩,松软细腻,易于开窟造像。乐山大佛所在地基岩地质构造为白垩纪上统夹关组紫红色、砖红色砂岩。大足石刻所在地基岩地质构造为中生界侏罗系紫红色砂岩,大足北山、宝顶山的石刻造像主要凿于灰白色长石砂岩。由于地质环境相同,两地也面临着水害、风化危害、生物病害等共性保护难题。

(四)两地人文渊源相通。乐山、大足两地有着深厚的人文渊源,尤其对海棠植物情有独钟,都把“海棠香国”作为历史文化名片,搭起两地文化旅游交流合作桥梁。唐人贾耽《百花谱》一书记载:“海棠为花中神仙,色甚丽,但花无香无实。西蜀昌州产者,有香有实。土人珍为佳果。”“海棠无香,惟蜀中嘉州者有香,其木合抱。”唐时静南与昌元(今重庆市荣昌区)、大足均属昌州管辖。由此证明,至迟在唐代,一种色香俱佳的海棠花出现在古昌州和嘉州。

二、两地石窟资源的文化价值

(一)两地石窟同属世界文化遗产。乐山大佛和大足石刻均于20世纪90年代申遗成功,是目前仅有的入选世界文化遗产的川渝石窟,前者是全国四大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之一,后者是全国石窟类四大世界文化遗产之一。世界教科文组织专家吉姆·桑赛尔评价乐山大佛“堪与世界其他石刻,如斯芬克斯和尼罗河的帝王谷媲美”;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大足石刻以其艺术品质极高、题材丰富多变而闻名遐迩,充分证明这一时期佛教、道教和儒家思想的和谐相处局面。

(二)两地石窟同具极高艺术水准。乐山大佛和大足石刻是南方石窟造像艺术发展典范,是石窟艺术的“大观园”。乐山大佛由栖鸾峰整块岩石雕刻而成,与周围山水景观结合在一起,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佛坐像,两侧沿江崖壁上还有两尊护法天王石窟,左侧巨岩和右侧九曲栈道,完全超岀一般岩石和曲道范畴,与石刻艺术融为一体。大足石刻的“五山”摩崖造像,分圆雕、高浮雕、浅浮雕、凸浮雕、阴雕5种形式,规模宏大、雕刻精美、内涵丰富,成为中国独树一帜的石窟艺术典范。

(三)两地石窟同具丰富宗教内涵。乐山大佛和大足石刻都凝聚着深厚的佛教感情,在历史上四川佛教流行“上朝峨眉、下朝宝顶”的民间信仰,“宝顶”即大足石刻的宝顶山,历经岁月积淀,峨眉山已成为蜀地佛教代表,大足已成为巴地佛教代表。“乐山大佛”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古佛弥勒,其平稳、安定的坐式能给人战胜激流险滩的勇气和决心。大足石刻以佛教造像为主,兼具儒、道造像,集“三教”造像之大成而异于前期石窟,表明10 —13世纪,世俗信仰对于“三教”的宗教界线已日渐淡漠。

(四)两地石窟同具独特的保护技术。乐山大佛和大足石刻所处自然环境、赋存岩体、主要病害及形成原因、机理都基本一致。两地从立法、技术等层面着力,形成了南方石窟独特的保护技术和文化,有效延续了石刻文物生命。乐山大佛摩崖造像建成至今,历代可考证的较大规模保护修缮有13次,特别是2018年10月启动实施、历时近半年完成的大佛勘测维护项目,成为新世纪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保护工程,《乐山大佛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条例》的实施,更是发出了保护乐山大佛“最强音”。大足石刻也有着类似的保护修缮历程,先后颁布实施《重庆市大足石刻保护管理办法》《重庆市大足石刻保护条例》等法律规章制度,特别是2008年5月着手实施、历时近8年的大足宝顶千手观音造像抢救性保护工程,其成果有效运用于环境相近的川渝地区石窟保护,创响“大足学”品牌。

三、共筑巴蜀石窟研学旅游平台

 (一)加强两地战略对接协同。确立政府层面战略合作关系,是推动两地石窟保护利用的组织保证。健全协同推动机制,建立两地石窟保护传承协调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定期召开协调会,加强交流联动、信息互通和技术共享,共同深挖石窟丰富内涵和价值,推动石窟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传承和利用。加快组建与大足石刻研究院同等规格的“乐山大佛石窟研究院”,引进培养涵盖大佛保护所需专业人才,力争3—5年建成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加强乐山大佛石窟研究院与大足石刻研究院的战略合作,签订石窟保护传承合作协议,每年就协议履行情况进行会商,有序指导推动合作发展。

(二)共推石窟保护传承重大项目。项目是推动保护传承的有效抓手。借助国家实施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战略的重大历史机遇,充分发挥两地世界文化遗产优势,抓住“十四五”规划编制“窗口期”,共同研究包装生成一批需要国、省支持的石窟研究、保护利用等重大工程项目,争取列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发展规划纲要”,同步纳入国、省“十四五”规划纲要和专项规划。合作开展巴蜀考古重大研究,推动“巴蜀石窟考古”等纳入国家文物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合作开展石质文物本体风化病害防治、石质文物保护材料研发、石质文物保护工程技术等项目。共同申报巴蜀石窟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示范区,拓展合作空间。积极寻找并培育色香俱佳的香海棠,还原名副其实的“海棠香国”。

(三)开辟石窟研学旅游精品线路。石窟造像所展现的历史、文化、艺术等价值是极具吸引力的旅游资源。要坚持以成都、重庆“文旅双核”为依托,以乐山大佛—大足石刻为轴线,联手成渝区域内石窟旅游资源地,串珠成链,推进信息互通、资源互推、游客互认、门票互惠、宣传互动,创新打造巴蜀石窟文化研学旅游精品线路和品牌,全面展示中国南方石窟与摩崖造像艺术魅力。以合作旅游城市联合体形式,共同参与国际旅游展览会、举办国际国内旅游推介会。充分利用两地官网、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抖音、电视、报纸、电台等媒体平台,宣传两地文化旅游资源。在双方各大旅游景区主要形象窗口宣传展示,把石窟旅游资源编入双方宣传画册,协助对方主办重大文化旅游活动。

(四)搭建石窟保护传承互鉴平台。文物本体保护是开展相关工作的重要基础。两地可共建共享石质文物保护实验室, 推动技术创新中心、重点实验室等科技创新平台建设,携手打造中国南方地区石质文物保护科研基地。加强石窟文物的研究交流,共同组建专家团队,开展科技合作,分享研究成果,开展石窟文物保护利用基础科学和关键技术研究,为石质文物保护利用提供专业技术支撑。积极促进大足石刻博物馆、乐山大佛博物馆互动合作,相互引进特色原创展览。共筑石质文物保护国际合作平台,共享国际遗产保护专家资源,定期联合(或轮流)举办大足石刻或乐山大佛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提升中国石质文物保护管理水平和国际影响力。

来源: 乐山市工商联
责任编辑:张华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