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人物>巴蜀英烈>详细内容

【巴蜀英烈】寻找毛慈影 ‖ 白建明

作者:白建明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9-26 10:25:31 浏览次数: 【字体:

编者按: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英烈是一个民族不屈的脊梁和精魂,是一个民族精神的载体和化身,是一个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和历史。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为深化“四史”教育,铭记英雄事迹,弘扬英烈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四川省地方志办开展“巴蜀英烈”征文,在方志四川“巴蜀英烈”专栏陆续发布,以教育和激励巴蜀儿女缅怀英烈、不忘历史、鼓舞斗志、奋发图强,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四川新征程、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而努力奋斗。

欢迎广大读者投稿。投稿邮箱:565066304@qq.com

寻找毛慈影

白建明

1934年12月14日,四川省夹江县梧凤乡、青州乡(当时叫土主乡)、新场乡发生了一场农民革命武装暴动。

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正向四川挺近的时候,当时乐山地区最早的党组织——中共青神中心县委,积极筹备在革命群众觉悟高、基础好的梧凤、土主、新场(当时梧凤、土主属青神管辖,被称为西山)举行一场农民武装暴动,领导者为许本达(射洪人,来青神前任嘉定中心县委书记)、毛慈影(自贡人)、邱骏(井研县人)等成立了“西山红军”。12月14日晚,“西山红军”在梧凤观音阁河坝上集结,当晚300多人的队伍首先攻占了青神县梧凤乡副乡长罗明山的大院,处决罗明山等几个恶绅,后捣毁乡公所,焚烧契约。随后暴动队员连夜向土主乡、新场乡进发,捣毁两地乡公所。天亮时,暴动队伍转至新场安子冲隐蔽,不幸被坏人出卖行踪,被国民党多地多支军警力量包围,许多暴动人员阵亡或被捕。其中,许本达阵亡,邱骏、毛慈影等被捕押送夹江、成都、青神后遭杀害。

几十年来,由于各种政治因素,人们不知道有过这场斗争,更不知道那些在这场斗争中献出生命的烈士。烈士们轰轰烈烈、刀光剑影闹革命的田野山林,如今悄然静寂;烈士们揭竿而起、血流山丘的金牛河、安子冲,现在只有春花秋月的宁静。

多年来,作为夹江报记者、文史爱好者的我一直都想去寻找以毛慈影为首的先烈们活动、战斗的地方。我曾与县党史办联系过,在他们支持下,2012年7月22日终于成行。我和文友宁安全一道几经周折,找寻到了先烈们的足迹,实现了夙愿。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禁不住回忆此行写下这篇文章,祭祀烈士。

在青州乡(原土主乡)东山6组王浩儿坡,我们寻找到当年暴动人员王绍清、王绍东两弟兄的侄子王忠致,时年64岁的王忠致正在地里劳作。他带领我们来到他家。三合院的旧瓦房是20多年在原房址地拆修新建的,西侧房的位置就是当年19岁的毛慈影在此地扮作村姑,宣传革命、发动群众居住了半年的房间。当年青神中心县委曾在这里开过会,讨论成立“西山红军”和暴动的事宜。当地人们还记得先烈的事迹,在我们采访时,有许多百姓围上来与我们交谈。热心人带我们爬上后面的山坡,穿过荒草淹没的小道,来到1934年成立“西山红军”程祠堂的旧址。当年劳苦大众300多人在这里集结成立“西山红军”,揭竿造反豪情满怀,乐山地区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武装力量在这里诞生!

而今,祠堂在“文革”期间已被拆毁,只有那郁郁葱葱茶树垄,绿色的线条环绕着山岗。下坡时,我望着金牛河穿过的东山坝,广阔沃野稻谷连片,这正是当年先烈为闹革命活跃的一片热土。我感慨万分地吟诵起毛泽东主席的诗词:“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地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我们探寻到梧凤乡杨冲村金牛河边观音阁河坝。成乐高速公路高架桥横跨这片沃土,田野里成片绿油油的茉莉花盛开着繁星般的花朵。空气中洋溢着沁人肺腑的幽香,我感觉还洋溢着1934年12月14日那晚300多名暴动队员摩拳擦掌,揭竿造反的豪气。传说中的观音阁而今已不知去向,只有金牛河在茉莉花之乡静静地流淌。高速公路桥上飞驰而过的车辆告诉我们:白驹过隙,世事已变。

我们随着先烈们当年暴动的足迹,来到梧凤乡红华一组,当年暴动战士起事处决罗明山家的原址。我们询问到时年61岁的胡友华,听他讲述。“那年(1934)腊月初八晚上,副乡长罗明山新房落成,土豪劣绅聚集在一起吃九大碗庆贺。我老汉当时20多岁在帮煮饭。暴动处决了几个人,罗明山的几个月的小儿子罗光培被他大嫂放在帐顶上躲过一难。罗光培解放后还在生产队当过会计,前几年才去世,他们家的房子10多年前已经重新修过了,就是那间。屋外地里那个就是罗光培的儿子......”在胡友华的指引下,我们来到罗的屋前,拍摄了几张照片。怕罗明山的孙子反感,在与他和几个乡民交谈时,我们谈话还是小心翼翼的。然而,时年30多岁的小罗却坦然讲起罗家屋宅的往事,他说10多年前老屋存在的时候,先后来过几波人,拍摄过照片,那个时候房屋还有龙门子。谈起往事沧桑,小罗毫不介意,好像是交谈别人的事情。

毛慈影烈士塑像

革命老区梧凤乡、土主乡(现青州乡)流传着先烈们的英勇传说,这些传说饱含着村民们对在这里与农民生活、发动群众半年之久毛慈影的崇敬。1958年,梧凤、土主两乡合并成立人民公社,将社名取名“慈影公社”。1960年两乡划归夹江县管辖。1995年,梧凤乡人民自发在王坎村十组后山为毛慈影塑像,并在一旁修了一座小平房,设为毛慈影烈士纪念馆,展出相关图片、实物。每逢清明等时节,当地的中小学生、相关单位人员都会来这里,缅怀烈士。我们在塑像前伫立了许久,六角亭的柱子上留着这样一幅楹联:“巾帼美德常与天地在 慈影壮志永垂宇宙间”。

我们来到新场安子冲,是刚下过雨的上午,流水顺着路边的小沟流下冲底的池塘。青山葱茏,小路环绕。我们怀着神秘、崇敬的心情,探寻着烈士遇难、被俘的地方。冲里现在只有一户人家,时年68岁的屋主肖承凯很热情地迎接我们。他说他家的房子是当年事发‘清乡’烧完冲里住房后12年,1946年他老汉在此修建的。他带我们到他家房边10多米的地方,一片芋头地里,后面靠山,翠竹葱茏。这就是原来王福廷家。70多年前这里曾杀声震天、枪林弹雨,如今这里山林寂静,只有雨后的轻风吹过。

史学家们的文章和党史资料记载,暴动第二天,先烈们在这儿歇息。国民党多支军警分三路布置到了安子冲两边的山头,包围了王福廷家。当时,山上全是一种当地人叫做“蚕窝草”的植物,深达两米多。待发现国民党军警时,暴动队伍已身陷包围之中。暴动队伍一面组织抵抗,一面突围。有一部分人沿王福廷家旁边一条小冲沟向山上跑,岂料正好跑到了敌人的机枪口下方。敌人步步紧逼不断缩小包围圈,密集的子弹射来,暴动人员处于劣势,在敌人猖狂的围剿下,只有少数人员突围成功,许本达、段兆麟、王绍东、王福廷等约30人当场壮烈牺牲。邱骏、毛慈影带领队伍一直冲在前面,但因寡不敌众同王绍清等25人被敌人俘虏。

敌人把烈士们的头颅割下,分别挑到夹江、青神悬挂在城门上“示众”,把被俘的25名战士押解到夹江关押。押解途中经过复兴茶坊,众人围观,邱骏、毛慈影高呼口号,鼓动人们坚持斗争。当天下午,敌人纵火烧了王福廷、王树清的房屋和家财。接下来大举清乡,又逮捕了赵汉生、邓锡成、赵永清、肖子洲等及其家属20多人。这场在夹江历史上彪炳千秋的革命武装斗争烈火就这样被扑灭了,但是这道霹雳闪电,在黑暗的旧中国给予了劳苦大众无限的希望。

毛慈影的最后一封家书

走出安子冲,我们寻访到新场村肖学海老人的家。时年86岁的肖学海老人是目睹事件唯一的现存者,是王福廷烈士后来的女婿。当年暴动时他只有7岁,有着强烈的记忆。他讲到王福廷当时牺牲后,妻子王张氏同毛慈影一起被俘,在新场用细麻绳缠手,勒痛了她们都没有吭声,一同坐牢两个月才被释放。出狱时,毛慈影向她交代了许多事情,分别握手时交给了王张氏一块银元,转身而去。王福廷之女6岁的王桂英,劫难那天因走家婆屋逃过一劫。回家来看见房屋被烧,只有去灰烬中掏出未被烧尽的稻谷,艰难度日,许多年后她成为肖学海的妻子,已病故多年。

在我们交谈时,肖学海的儿媳寻出了王福廷的烈士证书。这是1984年青神县、夹江县“纪念西山武装斗争50周年”会议上,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书。我们提出想看看烈士还有什么遗物,王福廷烈士的外孙媳又从她孩子处寻出了两把锈迹斑斑的砍刀,这是当年暴动时用的武器。看着这两把砍刀,我们神情严肃,仿佛看到那次暴动的刀光剑影,听到激烈的呐喊声。

我们寻访来到青神县城。青神县政协的郑学敏女士和县地方志办的毛光扬老师,带我们来到东门外老地名叫“凉水井”的地方,就是邱骏、毛慈影、赵汉生就义处。1935年1月22日,3位烈士宁死不屈,在这里被反动派砍下了头颅。英雄们豪气冲天,血浇大地。在青神县烈士陵园,我们拜谒了许本达、毛慈影等西山烈士的墓陵,满地的枯叶述说着岁月沧桑,墓碑后的小树新枝洋溢着烈士的英魂。烈士陵园前有这样一幅楹联:“英名传后世碧水长流 伟业在人间青松永茂”。

青神县烈士陵园(图片来源:眉山网)

我们寻访毛慈影烈士足迹已经两年了,一直到今天才写完这篇文章,因为西山暴动已经87年了,难以放下这种祭祀缅怀的心结。这方热土上的人们是不会忘记这段历史的,特别是那些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谈起西山暴动,谈起毛慈影,他们总能说出一些故事,他们以自己的长辈见过毛慈影为荣耀。

青神县烈士陵园内的纪念碑(图片来源:眉山网)

家永远记着为这片土地求解放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

后记:近年来,夹江县人民政府在安子冲附近,修建了西山红色广场和纪念碑,常有人们去缅怀悼念,接受红色教育。

2014年11月10日初稿

2021年3月9日改定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白建明

供稿:中共夹江县委党史办公室(夹江县地方志办公室)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