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见闻故事>详细内容

【艺术】长寿“变脸”传人袁发生‖王雁灵

作者:王雁灵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8-06 21:10:08 浏览次数: 【字体:

长寿“变脸”传人袁发生

王雁灵

迎着盛夏的骄阳,笔者慕名拜访了“变脸”传人袁发生。初见此人,虽近悬车之岁,却鹤发童颜,精神轩朗,独具艺术家之风范。“我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年逾半百之际,学艺登台演出。”袁发生意味深长地说。

据了解,生于军人之家的他从小擅长武艺,精通音律,先后在七化建、川染厂任职,享有“工程师”之殊荣。退休后,在望江古巷百步阶梯处开了一间古玩店,收藏了民间各类风物,如“玉佛瓷像,木雕石刻、丝竹管弦、宝刀长剑、躬耕农具”等颇有一定的收藏意义,均保留了原始风貌。游者在这里流连忘返,只感“云水禅心意,幽香古韵情”。

他是何时身怀绝技,蜕变成为名师高徒的“变脸”传人呢?还得从他与陈建中的偶遇说起:陈老开启了他的艺术之旅,也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正是“艺术何时觅,浮生几度痴。”

袁发生在长寿义演

“变脸王”陈建中

“繁花落尽三千,褪去残红万里。”殊不知是萧瑟还是冷清,是喧嚣还是孤寂,在错综复杂的矛盾中弥漫开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平淡无奇的岁月,将那揉碎的光阴汇集成一段辉煌而又沧桑的故事。那曾经被人遗忘的角落,掀起了心的涟漪……有谁还能忆起曾在长寿川剧团名声显赫的一代宗师陈建中?百变名师健硕的身影,飞舞在梨园。他倾其一生将自己的满腔热情献给了艺术,献给了舞台,献给了观众。几十年如一日,真乃“十载童颜苦,一朝鹤发怜”。

“缘来缘去心有尽,花落花开韵无穷。”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剧团解散,陈老被迫离开了一生钟爱的舞台,常“郁郁寡欢于市井,幽幽独酌以壶觞”。几度辗转,隐逸于坊间的茶楼酒肆寻觅“干里马”。历经几番风雨,终于巧遇袁发生,二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袁发生在长寿义演

一拜宗师陈建中

2007年,陈老与袁发生在文艺界朋友见证下,举行了传统拜师仪式。撰拜师帖,致拜师词,行拜师礼等,袁发生成了一代宗师陈老的关门弟子。陈老觅得如此近乎知音的弟子,心中的阴霾早已烟消云散。久违的希望之光芒镶嵌在那饱经风霜的脸庞,如释重负地嗟叹呼:“艺者传道,后继有人也”。于是,便苦心孤诣为他量身定制、设计全新的道具,也精心修葺了练功场地。

袁发生感慨万千:我的学艺生涯是异常的艰辛,因为自己年岁已高,形体基本功的练习也非常严苛,压腿与转身难度是非常人所能及的。动作思维与形象思维是一脉相承的,要做到二者豁然贯通,必须拥有超强的毅力,付出百倍的努力。在重重压力的影响下,几曾想过放弃;在恩师的教诲与鼓舞下,却又重拾信心。可想而知,在他今天卓尔不群的背后,可谓“唯言艺士十年泪,尤恋梨园寸草心”。

他不畏艰难险阻,凭借惊人的毅力、超人的胆识,成就了艺术之路。“唯坚韧始能遂其志”,以迎难而上放手一搏之势,反复训练;以孜孜不倦举一反三之态,融会贯通。在其师精神鼓舞与言传身教影响下,获益匪浅,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学会了形体基本功,化妆、做脸谱、抹脸、吹脸,扯脸等。经过两年的学习,练就了绝技“变脸”,可他自愧学艺不精,在细节上还差一定的火候。为不断提升自我,怀着“学不可以已”的取经问道之态再度寻师。“天道酬勤志,厚德载物行”,学习显然已成为他一生的必修课!

袁发生在长寿义演

二拜名师谭鹏

话说川剧名师谭鹏,“裁缝蝶变名师梦,今世痴迷川戏情”。那绝技“吐火藏刀”,更是高深莫测,在诸多舞台上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曾多次参加电视剧演出及荣获市级和国家级表演奖。

袁发生又觅得良师,二拜于名师谭鹏门下,成了谭老的嫡传弟子。除巩固练习之外,又加强对新生事物的认知与勤加苦练。“变脸,回脸,吐火”等绝技是川剧的精髓,难度更大,必须循序渐进,活学活用,随机应变。云手云腿和形体姿仪,节奏铿锵,步履婉转等,是真功夫的外显,也是艺术气质的提升,故而韵味颇丰,皆因内外兼修,精、气、神十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也。他为了变脸艺术,潜心修炼,技艺更加精进,终于声名远播,一举名扬。

袁发生功成名就

“变脸”绝技源于民间,古人因尝遇野兽侵扰,制作面目狰狞的脸谱渡劫,表达了人类智慧结晶的高深莫测。后来,“变脸”在川剧艺术中塑造人物形象,以不同脸谱的画风表达人物内心的思想感情。

变脸分为两派:成都派出场婉约柔美,形体靓雅;重庆派出场豪迈大气,形体帅气。通过由内而外一种浪漫主义手法的表现形式,反映了地理与人文特色。

自学艺三载后,2010年,袁发生常与谭老到永川、广安或国外参加演出。《重庆发现》栏目和区内外媒体争先报道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艺术家。

陈老在患病期间,将大量戏袍与道具留给了他,并赋予了使命,希望能替他将“变脸”绝技传承与发扬光大。此情此景,袁发生唯命是从,谨遵师嘱。诚“万代精神颂,千秋国粹扬”。

他一直严于律己,总是严格要求自己,重视每一个环节,坚信细节决定成败。多年来,一如既往,从不懈怠。因为孜孜不倦地坚持,成就了他辉煌的艺术人生。每次出场都精神焕发,壮志豪情,艳压群芳,令人叹道:“川剧闲情远,梨园雅韵连。千门吟世事,一曲解尘缘”。

每当出场前,袁发生定会精心准备,精雕细琢约两个小时。他设计的脸谱具有一定典型性、创新性和艺术性。道具分类:四套戏袍为主,刀、枪、棍为辅,MV一套。他说:“尊重严师,尊重观众,尊重自己”,表达了他对陈老的敬畏之情,亦表达了他对艺术的热爱之情。“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想要把艺术推到巅峰,就必须从自身做起。从艺术高度看,站在大舞台全心施展,随着舞伴的灵动,才能更添一层韵味,将“变脸”艺术推到极致。真是“舞台百变飞鸣凤,脸谱千张隐戏袍”。

袁发生先收徒张建,现在已具备一定的火候,其幼孙袁佳豪,在他潜移默化影响下处处是舞台,颇有表演天赋。变脸王有了传人继承衣钵,可喜可贺。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袁发生的求学精神、创新意识,对学术的认知,对艺术的执着,并与时俱进,传承华夏千年国粹和弘扬川剧人文精神,将变脸艺术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故曰:“鼓乐瞬间身婉转,雷霆万变火喷腾。独怀绝技暮年志,只展夕阳川剧情。”诚令人可敬可佩。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文/图:王雁灵(笔名:雁知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诗词学会理事,重庆市长寿诗词学会代主席)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