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史料之窗>详细内容

【文史英华】昭化,难忘的一次诗词唱和‖任国富

作者:任国富(广元市昭化区政协)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7-26 20:01:08 浏览次数: 【字体:

昭化,难忘的一次诗词唱和

任国富

昭化,地处通京驿道要冲,自古以来被誉为蜀北门户,川北锁钥。明清以降,通京驿道车马频繁,往来游宦羁旅行役留下了诸多逸事佳话。才俊毕至,文脉薪传。乾隆年间,县令和两位过往尊长的一次诗词唱和,在流光的深处洒下了文采旖旎的诗思,至今令人回味无穷。

吴廷相,字调元,山东宁阳人,举人,乾隆三十三(1768)年任昭化县令。苦于岁月绵暧,典籍浩繁,余者已难于钩沉打捞。

宋思仁(1730一l807),字蔼若,号汝和,长洲(今江苏苏州)人,诸生,轶才子。乾隆三十四年,由保宁掾擢任简州牧,乾隆五十二年(1787)出任泰安知府,官终山东粮道。能诗,善弈,好鉴古,精篆刻,多蓄古印章。著《有方诗钞》。

常纪(1728—1773),字铭勋,号理斋,承德人,即法库县三面船镇栖霞堡村人。乾隆丙子(1756)举人。丁丑(1757)考中进士。甲申(1764)冬离家赴京都候官。丁亥(1767)擢任四川西充县知县。戊子(1768)兼任四川南充县知县。已丑(1769)兼任主持四川府试考官。辛卯(1771)任平叛小金川军队的后勤总管。壬辰(1772)任四川崇庆州知州。癸巳(1773)在平叛战争中牺牲殉职,时年46岁。赠道衔。有《爱吟草》。

乾隆三十二年丁亥(1767),常纪选授西充任,自京师长途跋涉两个多月,到昭化县时已是六月。弃舟登岸,一望青葱,稻花飘香,又留有何易于挽舟之佳话。千古回响,灵犀相通,他心情振奋舒畅。遂赋诗一首《过昭化县(古益昌也)》:

益昌城内烟树苍,益昌城外稻花黄。

牵舟令去风流在,名共嘉陵江水长。

益昌,指昭化古城。“治世之音安以乐。”一个向上的时代,在人们心中所感发的涟漪,无疑是春水生鳞的美畅昂扬。经过清初以来近百年治理,康乾盛世的蓬勃兴旺之象已在昭化的土地上开花结果。常纪下马住进驿馆,到街巷上随便走走,看到里閈对出,货物满架,市场繁荣,居民生活安定,触处皆是笑语欢声,抑制不住内心喜悦,有感而发吟诵了上面这首诗。城内烟树苍葱,城外稻花飘香,治世承平之盛。硕德扬芬,名共嘉陵,念何易于挽舟之令德而生见贤思齐之慕。身逢盛世,建功立业的雄心激荡起一阵阵冲向远方的波澜。

乾隆已丑年(1769),常纪在西充任上得到充分信任。“己丑初冬,大府以道路崎岖,檄饬平治,命予协董其事。”(《爱吟草·牛头山送宋简州夜归记》)由于大小金川地方叛乱,朝廷配派兵力前往平定,车马盈道,星夜兼程。整治驿道,确保畅达,檄饬地方必当尽力。朝廷令常纪协助朝廷大员沿途督促地方州县即日整治。自南充一路来到昭化,虽舟车劳顿而踌躇满志。恰逢保宁府属员宋思仁擢任简州牧赴任也到了昭化县。宋思仁是上级,常纪是朝廷命官,昭化县令吴廷相有大驾临门之感,既荣幸也高兴,他热情接待,鞍前马后,不殚劳烦,恪尽地主之谊。时在乾隆己丑(1769)年十月下旬。

秋色满山,层林已染。常纪、宋思仁住在昭化县门驿馆歇息。吴廷相安排驿馆备足鞍马。十月三十日吃过早饭,三人同行出西门,石径盘纡层折而上,一路攀登,到天雄关时已是中午了。关上设有铺递,有司兵戍守。关楼压路跨建,驿道穿心而过,形成幽长的走廊。关后有汉关侯庙,庙侧小阁三楹。三人下马,差役拴了马。牛首雄关乃昭化八景之一,雄奇险壮,视达万里,朝看日出云海而晚赏落霞古木,江山如画。县令吴廷相陪同两位尊长登阁游览,饱揽江山胜概,共赏灿烂秋色。“邑侯吴公置酒招予饮饯于此,因相与登眺徘徊。”常纪在《爱吟草·牛头山送宋简州夜归记》中记载其概:“俯瞰嘉陵江水如衣带。循凤岭绕县郭东南折而南去。其东北则平畴广陌沃野宜人。江外诸山攒峰拱揖,实胜概也。”天高地迥,一览众山小,千山万壑失高为低匍匐脚下。望秦岭而扶摇可接,指剑阁乃挥手能见。

吴廷相事先备办了酒宴。自是昭化的腊肉、鸡鸭和土产,还有土民自酿的米酒。宴席设在小阁里。主宾落座,吴廷相坐了陪席。他们把盏敬酒,话叙友情,文人相亲,道同志合,有说不完的话题,道不尽的诗思。诗酒相随是中国文人自古以来的传统。江山胜迹,我辈复登;今日佳会,欢乐俱陈。举人、进士、才子云集打堆,煮酒论文,逸兴遄飞,焉能无诗。

“酒酣,宋兴发挥毫立成三绝句。予与吴皆属和。”为感谢县令吴廷相饯送的深厚情谊,宋思仁诗兴大发,遂笔走龙蛇挥毫赋题《牛头山留别三首》:

凄风桔柏咽江流,月照牛头万古秋。

杜宇亦知千载恨,声声泣血过危楼。

百年身世欲何之,转瞬光阴那肯迟。

忠孝与君当共勉,敬侯有墓路人知。

山色苍苍草色黄,多君饯我别离觞。

可怜今夜平分月,回首云山即渺茫。

饯别雄关,骊歌已唱。古道西风,秋色苍然。题诗字里行间充盈着激流勇进的人生取向,至今诵之,依然口齿含芬,催人奋进。首记山川在胸而遗恨实多。山川风物尽收眼底,秋风江流,一凄一咽已是苍凉;月色万古,鹃声危楼,空旷静寂而寓悲凉之慨。暗喻珍惜光阴及时为国效力之深意。次表叹逝忧国而同勉忠孝。身世百年,转瞬光阴,时不我待。故人斯去,俄顷之间已人世沧桑,惟有效忠尽孝勉力当下,方不免丈夫立世之本。末记饯别之情甚。山色苍黄,共举离觞,月圆人去,云山微茫,含怅惘不尽之意。常纪的《爱吟草》中附有宋诗,宋思仁晚年整理诗集《有方诗钞》时将“多君饯我别离觞”改为“临风满饮别离觞。”宋思仁《有方诗钞·丁集》原有题:“牛头山留别遂宁常公纪、昭化吴公廷相两明府。”亦同载其事。一事分载两处,珍重之情甚可见一斑。

受到宋思仁的感染触发,进士出身的常纪也思如泉涌,立即和诗三首《和宋简州牛头山留别韵》:

家世江东第一流,更饶文藻赋悲秋。

雄关又得惊人句,胜地宜名谢眺楼。

径曲真成字似之,牛头衮衮上来迟。

放怀今古无穷思,问着山僧总不知。

循声久已比龚黄,此日登临与饯觞。

肝胆照人真气在,晴波千顷叹茫茫。

三首诗既赞美了宋思仁的文采风流和治绩,也表达了心中的向往之情。首赞宋思仁文采风流。家世源远显赫,文采风流,不让悲秋宋玉;雄关题壁,楼阁增辉,堪比南朝诗人谢灵运才华横溢。“悲秋”语出宋玉《楚辞·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这里一语双关。再叙登关怀古之思。关隘险阻,山川迂折,引发无限兴亡之思,问山僧而不知,对比中益显出浓郁的家国情怀。三则赞宋思仁政声优良,堪比龚黄,真气弥漫,万象在旁,共勉已蕴于字里行间。

常纪的《爱吟草》也附有吴廷相的和诗。两位尊长赋诗后,县令吴廷相自然是坐不住,也欣然作诗三首《和宋简州牛头山留别韵》:

其一,七言绝句押尤韵。

雄关晴耸翠光流,俯瞰双江满澄秋。

只为离亭贪爱日,却忘短景下山楼。

其二,七言绝句押支韵。

赐马题诗宠并之,欢生赠佩去迟迟。

他年若过平山下,壁上龙蛇动已知。

其三,七言绝句押阳韵。

风流惠政继龚黄,童叟攀辕偕奉觞。

今夜文星何处照,剑关西望意茫茫。

吴廷相的诗在赞美中极表企慕。情景融合,读之有荡气回肠之感。

其一,叙共赏山色之美快。秋登雄关,双江澄练,陶然山色,贪爱共聚欢乐而忘日已西沉,留恋忘返。

其二,感佩宋思仁题诗留赠之盛情。用“欢生赠佩”典故。传说周代郑交甫至汉皋,遇江妃两女,解佩两珠与之,交甫受而怀之,行数十步,两女不见,珠亦随失。这里以此表达宋思仁对自己的宠爱之情。后两句用苏轼《西江月·平山堂》:“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平山,即平山堂,在扬州大明寺侧,欧阳修所建。《舆地纪胜》:“负堂而望,江南诸山拱列檐下,故名。”这里用以表达对宋思仁的师长之谊当永记不忘,即使过了许多年,看见壁上气势飞动的墨迹也会生发出见字如面的温心暖怀。

其三,赞美宋思仁惠政文采。政继龚黄之踵,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童叟奉觞,真得民心。才华堪称文星降世,西望剑关茫茫而寓徊徨不舍之意。

三人属和,各抒怀抱,同表离思,定格了一个冬日温馨会心的下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看看日已平西,宋思仁举杯说:“人生聚散如泛梗飘萍,今日得此,殊为不负,后相逢毋忘此段佳话也。”宋思仁遂作别,跨马西去。

吴廷相与常纪又乘马相送。途中遥望云头山,落霞晚照,数峰青峭,奇秀娟好,四围山色中,一鞭残阳里。志趣同合,依依相随,经过大木戍驿下的一洞桥时,见石骨巉岩石含砑壁立,皆成铁色,树根穿石罅中作蛟龙攫拏状。三人遂共下马咨赏,“以为天地元气所结自然雄伟,而画师欲肖形于笔墨终远逊也”。赏玩许久,宋思仁方才别去,目送手挥,落辉满秋山,渐行渐远,直到宋思仁的鞍马消失于驿道尽头的沉沉暮霭之中。

日已衔山,夜幕四垂。吴廷相与常纪返回昭化。归途中履石磴,踏空林落叶,松明前导,马蹄隐耳作隆隆声。忽见野外火烧入云,远与疏星相乱。常纪因此忆起十年前晚行诗云:“跨驴踏石下危岑,欲觅山村夜已昏。忽记岸亭诗句美,星星远火透疏林。”远火透疏林,睹物思旧,常纪想起与友人赵岸亭别离又三年了,甚感浮萍泛梗,真有如宋公所言者,岁月讵堪把玩耶。因诵宋思仁诗句,思其人益依依不能忘此日之为嘉会也。

行至新铺,吴廷相骑马在前,常纪骑马在后,相距近在咫尺。突然,有老虎冲着常纪的马头而跑了过去。到了天雄关,执举松明(火把)的人谈之犹色变,心跳加速。一行下马坐阁上小憩,唤山僧烹茶。常纪向吴廷相开玩笑说:“君境虎皆渡河去矣,何复有此?”吴廷相慢慢答道:“当是痴虎,尚未识桔柏渡之为渡口耳。”相与拊掌大笑。茶毕,联辔徐行,比入城已漏下三鼓矣。

常纪回到昭化住了半个多月,与县令吴廷相巡察驿道,渡口铺递,遣派研治,闲时谈诗论文。临别时,又作诗留赠《昭化留别吴调元二首》:

牵舟岸上惠风浓,水色山光丽日融。

行见治平称第一,益昌今又说吴公。

醇醪饮我比何如,雅意相关半月余。

心醉自今劳远梦,云山时惠一行书。

时刻把个人遭际与国家命运融合在一起,是中国古代仕子固有的深重底色。留赠之诗饱含深情。惠风条畅,丽日融和,见治平善政之景象,借胜景以喻佳绩。醇醪款待,雅意日久,情深桃潭,而今踏歌远去,云山阻隔,后会无期,唯有远梦萦念和鸿雁传书聊慰念想。去意徊徨,别语殷勤,自含珍重。

行走在昭化平平仄仄的驿路上,拾起岁月曾经沉淀的缕缕诗思,历史律动的琴键好像又在我的耳边敲响。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文/图:任国富(广元市昭化区政协)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