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1/10/28 11:41:22

【温暖的回响——脱贫攻坚四川故事汇】八〇后第一书记当推销员卖年猪(王望)

作者:王望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5-28 11:31:09 浏览次数: 【字体:

       e6d32d098683489cbdb52f8196bf4f1a.jpg

后第一书记当推销员卖年猪

绵阳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北川管理处一间小小的财务会计股办公室里,一位面目清秀、戴着眼镜的工作人员正在聚精会神地工作。很难想象,这位80后两年多来一直围绕着一百多头粮食猪在工作。

她是小坝镇大包村第一书记母小菊,因脱贫攻坚工作得力,基层党组织将她推选为省党代表。

年关将至,村上的12户养殖户都指望着她把这些猪尽快卖成钱分给大家。17日上午,大包村的村民喜出望外,村养殖合作社的年猪开始宰杀,随后将由母小菊亲自送到绵阳城区订购客户的手上。

脱贫攻坚会计变成贫困村第一书记

进入机关单位、结婚、生子......一般刚刚大学毕业的姑娘或多或少都会想着这样的生活。母小菊通过自己的努力,到了绵阳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北川管理处财务会计股工作。

2015年5月,北川精准扶贫工作开始让这位姑娘一步步成长。“刚开始单位联系帮扶大包村,作为单位里的年轻人我被选派到村上当联络员,没过两个月就接到第一书记的任命通知。”这一干就是两年多,母小菊回想起来感慨万千。

大包村五个小组,分布在海拔一两千米的山上,开始的时候山上都是泥巴路。“每天上下山就坐着村书记的摩托来回吃灰,有时候整个头发都变硬了,时间最长的时候一个月都扎在村上工作。”

“有一次,摩托车出意外在泥巴路上翻倒了,我就下定决心,要想富先修路。”母小菊说。她带着村干部要项目,要资金,先修大路,再修小路,所有村户入户路面都要硬化。“目前,村道9.5公里路面已全部硬化。”

两年多来,母小菊还做着一件事,用照片记录大包村基础设施的改变和村民精神面貌的变化。2017年12月10日,北川迎接省级检查脱贫工作结束,母小菊翻看这两年多大包村变化的对比照片时感叹道,大包村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养殖粮食猪城区蹲点调研市场供需

“脱贫攻坚有一项重要指标,就是每个村必须要有集体经济。”母小菊介绍。大包村山高路远,地少林少,青壮年基本都在外打工,可以发展的只有养殖业。但如果养殖饲料猪,养殖成本高、市场价格波动大,村民承担风险高。最终公积金管理中心领导经过分析,决定利用山里人传统,养殖粮食猪来发展。

母小菊说,为了确定村集体经济发展粮食猪的可行性,单位领导带着她专门花了十多天时间,每天到绵阳城区各大市场、超市调研,“每天早上7点从北川出发,到了绵阳城区正是市场热闹的时候。”母小菊回忆,观察几天后发现,饲料猪确实不如粮食猪的销量好。有一家市场的粮食猪基本上每天上午11点左右就卖完了,而且价格比一般的饲料猪高得多。

母小菊回到村上与村干部商量准备发展粮食猪为集体经济时,却遭到了曾做过猪生意的村主任打击。“他从成本、监管,甚至从秤斤等专业角度给我分析了一遍后,当时就打了退堂鼓。”母小菊说,村主任告诉她,“我做猪生意20多年都没赚到多少钱。”集体经济必须要发展,不养猪又干什么?2016年底,母小菊再次将养殖粮食猪的事宜与村干部沟通。“风险肯定有,但不可能有风险就不做了。”

2017年初,村干部看到第一书记的信心,村主任带头与母小菊成立了大包村撸九种养殖专业合作社。为啥叫“撸九”?母小菊介绍,习总书记提出“撸起袖子加油干”,希望合作社能够做大做长久,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

成立合作社一路艰辛化解矛盾

接下来,母小菊带领村干部着手挑选村里诚实可靠、有头脑、有发展动力的村民准备开始大包村集体经济的养殖业工作。但刚开始就遇到了阻力,挑选入社村民的工作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我是贫困户,我为什么不能参与?”“他是非贫困户都入社了为什么我不能?”

“没有进的想进来,进来了的又有不想干的,甚至在一天晚上讨论人员时差点在村委会闹起来”母小菊想起那段时间“简直脑壳都大了。”后来,母小菊和村干部一一做工作,让一部分人先入社,承诺如果合作社发展起来了,大家再慢慢参加。

合作社办起来了,猪也养起来了,但那段时间城里的猪肉降价了。“当时猪肉价格从16元降到11元一斤,村民马上开始担心,并且要求修改合同保底价格。”母小菊说,养殖户甚至还要求将合同中原本的“合作社与养殖户共同承担风险”修改为“养殖户不承担任何风险”。

为了让养殖户放心,母小菊又到绵阳城区调研,了解到饲料猪确实跌价较大,但粮食猪价格基本没受影响,母小菊又才返回劝说养殖户继续干下去,但是合同最终还是按养殖户的要求改了。

合作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养殖户认为合作社今年肯定要亏本,自己不能再投入成本,一夜之间整个大包村的村民家里都没有喂猪用的玉米了。“有些是真没有了,有些是家里有却说玉米吃完了。”母小菊再次与村主任商量垫付资金购买玉米,等猪卖出去了再从中扣款。“先是村主任垫了一万多元,我又垫了5000元,一来二去我们光买玉米都垫付了几万元。”

角色再转变第一书记广场当推销员

下半年,北川全县脱贫摘帽的工作任务繁重,100多头粮食猪也足足养够了9个月,有的甚至已经有一年时间。“12月10日,检查工作结束,城里购买猪肉做香肠腊肉已经进入高峰,错过了这个时候,今年养殖户就没有一分钱收入。”母小菊急了。她一边联系新县城门面,一边请农技员注册微信公众号,同时决定自己到绵阳试一试。”“我印制了‘撸九’猪肉的广告单,带了几百张到万达广场去发放。“我还专门选择了可能有意愿听我讲解的市民,但在广场一上午连十张都没发出去。”

母小菊并没有觉得在广场发卖猪肉的传单丢脸,反而更加坚定了帮养殖户销售猪肉的决心。有时一连走了两个小区都被保安拦了出来,附近的商家也只是将传单看了一下就丢在了一边......“我想火炬大厦的机关单位也许能帮我。”母小菊硬着头皮走进火炬大厦,当保安问道是干什么的,她才吞吞吐吐回答:“我是来办事的。”

母小菊说,自己在火炬大厦内“东瞧西瞧”走了一圈,看到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正准备打退堂鼓时,三位保安就过来询问我到底是干啥的,并请我马上出去。母小菊慌忙之中才给以前的一位同事打电话,说明情况后这位同事才通过单位群聊将她卖猪肉的消息发布。“同事单位也有人愿意购买,但我有一百多头猪要卖,这也不是个办法,最后我还是灰溜溜地坐了公交车回北川了。”

接下来的几天,母小菊将自己手机通讯录的电话挨个打了一遍,又联系到部分单位购买了一些,确认销售的猪已经有30多头。“我还硬着头皮给一些企业老总打电话求助,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两家企业有意愿购买一部分猪肉。”

17日下午,经过3个多小时车程,母小菊带着第一批宰杀的粮食猪送到绵阳城区,她说,猪卖出去了就可以睡着觉了......

作者:王望四川北川人供职于绵阳晚报社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何晓波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