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1/10/28 11:41:22

【温暖的回响——脱贫攻坚四川故事汇】扶贫路上的“二孩爸妈”(唐雪莲)

作者:唐雪莲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5-28 11:40:37 浏览次数: 【字体:

e6d32d098683489cbdb52f8196bf4f1a.jpg

扶贫路上的“二孩爸妈”

唐雪莲

全国放开二胎。今天这个有了,明天那家生了。“晒娃”是朋友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在乡镇负责扶贫工作,今年已36岁了,再不计划老二,可能就晚了。

26209ec1d0df4b6fbbc1872d5622b54c.Jpeg

怀孕就像怀才,久了才看得出来。她孕吐有些严重,不过,已是过来人了,显得不太娇气。五个月了,肚皮鼓鼓的,孕味十足。她每天上班、下班。周末按时做产检。

医生告诉她:小家伙健康着呢。

“我没法照顾你,你要当心点。”他说。她刚刚怀上孩子,他却被组织安排到关内当“第一书记”,带领全村群众精准扶贫。这个村在 2017 年底将退出“贫困村”序列。这是一个极为偏远的乡镇,交通很是不便。公共汽车班次少,加之寒冬腊月夜长昼短,回趟家最少也得一两天功夫。因为工作忙,他很少回家。

按医院规矩,7 个月后需每月产检,8 个月后就得每周产检。她产检所在的这家医院“生意特火爆”,每次都得提前网上预约排号。不少孕妇做产检,家人前呼后拥,似乎高贵荣华之极。她是看不惯的,简直给医院添堵!她素来独往,这样方便快捷多了,上午做完产检,下午两点可以准时赶到单位上班。

“真是女汉子”,单位同事说,“女人家,还是不要太逞强。”其实,她又何尝不希望呢?宝宝 4 个月的时候,她和同事下村验收扶贫村道,重重地摔了一跤。后怕了好几天。结果没有出问题,自然也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又腆着大肚皮,走村入户,来去自如。

扶贫工作,加班是常态。局长们白天当村委会主任,处理村上事务;晚上当局长,处理单位业务,个个都忙。县长有句话当时很火:到了脱贫攻坚攻城拔寨关键期,要把每天都当作是星期一。领导们跑得快,下属们当然不能歇。

他隔三差五都会打个电话回家,嘘寒问暖。她心里暖暖的。虽然没有贴身伺候照顾,但是满满的牵挂溢于言表。

工作之余,她一样一样地精心准备着:衣物、包被、鞋帽、纸尿裤、奶瓶......

她没有指望他,也指望不上他,早已经习惯了。幸好娘家离得近,大女儿就寄放在那里,娘家人帮着管吃管住管上学。如果不是 5·12 汶川特大地震,如果公公婆婆还活着,该多好!六月,扶贫工作如火如荼。村上,第一书记、书记、村长组织群众,正加紧改厨改厕建入户路和院坝。帮扶工作组、结亲帮扶干部正在逐户对标“两不愁三保障”开展自查,准备迎接重督组新一轮全覆盖目标督查。晚上,他们把群众组织起来,在村委会会议室或是大的院子里,宣传脱贫政策,倾听群众心声,共商脱贫大计。

这其中少不了他的身影。

五年一次的乡镇换届在即,涉及到多位领导变动,唯独镇长没变,依然是处理各种事务,包括扶贫在内。镇长已经癌症晚期,除了党委委员们,其他同志都不知道。他们像保守党的秘密一样,没有人泄露半点消息。可是,她是知道的,她的一个朋友告诉过她。她想,临产再请假,把扶贫工作做得扎实一点,就可以为镇长多分担一些。

预产期将近,她不禁有些担心。毕竟,生孩子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而且是事关两条人命。她,有时竟然会疑神疑鬼,不由得各种担心。每天晚上,按医嘱认真数胎动。只要胎动正常,就大可放心。胎动频繁或不太动,她就到附近医院做胎心监测。 夜黑也不可怕,因为有宝宝陪着呢!

“胎动好厉害啊,我是不是要生了。”她打电话给他。“那我喊我姐过来”,他说。

“哎,算了。我等你吧,今天都星期四了。”他说,“我先观察一下,不用担心。”她有些无助,更有些难过。这个时候,家人的重要性就显得更为明显。

过了两天,已是周末。全县所有机关事业单位依旧不放假。“不放假总可以请假吧?”她实在是不舒服,“算了,没他也一样生。”在姐姐陪同下,她进了医院。

“已经破水两天了,你们才来”,医生边检查边抱怨,“你们知道脐带滑落的后果么?赶快住下来,马上安排手术”。她终于意识到情况的危急,她好后悔,她恨不得医生马上过来,忽的划开肚皮,取出小家伙。

护士听了胎心,一切都还正常。各项准备立就,她被推进了手术室。凉飕飕的麻药逐渐浸入,那对于疼痛的敏感正悄然消失。 医生动作麻利又娴熟,只听得剪刀般的咔咔声。伴随着清脆又响亮的“哇哇”声,隆起的肚皮瞬间小下来。这个鲜活的小生命她来到了人间! 这边医生忙着缝合伤口,那边护士悉心料理宝宝。半个小时左右,她被医院护工推出手术室。宝宝就乖乖地依偎在妈妈的身旁。 她的小嘴有力地吮着小手,砰砰作响;她的双腿坚实有力,努力前蹬;她的脸圆润又光滑,小眼睛好奇的左看右看。

“老婆辛苦了,我正在往回赶。”电话那头是孩子父亲的声音。“雨季断道,我们正在翻山。”

“没事,我们很好,注意安全。”她,有些不悦,但是隐藏得很好,丝毫未让他察觉到。

妇产科的病房到处洋溢着生的喜悦。真的是二孩时代,医院病床满员。他们母女俩也挤在三人间的病房里。医院陆陆续续有人出院,也有不少产妇腆着大肚子在楼梯爬上爬下,手术室和产房不时推出母子或是母女。

夜半时分,过道的椅子上躺着不少家属。大家都睡得呼呼的,偶尔可以听见婴儿的啼哭声。小宝贝在摇篮里也酣然入睡。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降雨持续了快半个月,北川到处泥石流、滑坡,交通干线断道。扶贫工作任重而道远啊!

凌晨两点,他赶到了医院。虽然是过来人,竟然也有初为人父的兴奋,加之各种忙,居然一夜未眠。

第二天上午,他刚合上眼。乡政府办公室打来电话:明天上午,重督组又要到你们村督查扶贫,请你......

作者简介:唐雪莲(四川北川人,供职于北川羌族自治县政协办公室)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何晓波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