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1/6/29 12:00:55

【“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 冰凌 ‖ 疫情时期 我的最惊悚的晚餐

作者:冰 凌 来源:自由撰稿人 发布时间:2020-08-26 10:31:15 浏览次数: 【字体:

疫情时期 我的最惊悚的晚餐

冰 凌

3月24日,我以为疫情快结束了,约了第二天与银行的经理碰个头,帮我将一些业务处理一下。第二天早上,父母早早起来在客厅等我,因为我从1月23日起,整整60多天没出过门,当时附近小区都是全封闭状况,社区内的道路封得像迷宫,他们怕我迷路。当然那天也是我疫情期间第一次戴口罩。在去银行的路上,父母始终像夹三明治似地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好像旁边经过的路人都是病毒似的,我不知是太不适应戴口罩,还是心里紧张,到银行这点路让我走得气喘吁吁的。

那天银行充满了消毒水的气味,空调不开,贵宾室也不能用。但顾客还是不少的。陈经理(我的好友)知道我的身体情况,特意安排我在大厅里最末的电脑操作台旁。为了照顾我,她还特意自己站在我的外侧,好隔开其他顾客。但是,期间我还是两次遇到有人挨到我身边来咨询陈经理,我心里很是害怕,脑门直冒冷汗,呼吸也比较急促。我实在怕被传染,所以我没做完全部业务,便带着父母从银行离开了。

那天大街上行人倒是并不多,空气也比较清新,路边花坛里花红叶绿春意盎然的,只是杭州最繁华的庆春街,因疫情变得十分萧条,沿途许多小店铺不是关门,便是挂着店铺转让的牌子;偶尔开业的店家,也是生意十分清淡。看着眼前的情景,我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悲哀,这疫情不知要让多少店铺倒闭?多少家庭失业致贫啊?后来途经的店铺,我都要问父母有没有想吃的,只要有他们想吃的,我便进去买一些东西。母亲很明白我的心思,她总是赞美人家的东西一下,然后对人家说生意会好起来的!那些店铺里的小年轻总会对母亲说:“阿姨您真好!谢谢您啊!您要再来啊!”我心里明白,我的小小举措,虽然帮不上人家什么忙,但在这样至暗的疫情时期,给人家一些小小的信心,也是能温暖人心的!再说我给父母买许多零食他们很开心的!我虽然感觉口罩让我呼吸很不舒服,心里实在很想赶快回家,但看到父母暂时忘却了疫情,在开心地挑选他们各自喜欢的零食,我决定冒险带他们去一熟悉的酒店吃晚餐(疫情前每周带他们去外面吃几次饭是很平常的事,可现在却成了冒险了)。

这家酒店桌子已按相关要求重新排列了。我右手边桌子离我2米距离,我左边的桌子和我用木栅及塑料盆花隔开了,是“只闻其声不见人影”的。我很放心地摘下口罩,点了菜。父母去了洗手间,我一边等上菜一边看着自带的报纸。因店里客人稀少,今日上菜速度也快,父母尚未回座位,第一道菜已端上来了。正在此时,突然,我听到一声惊心动魄的“啊嚏”声从我左边传来,这令我惊悚的声音,使我下意识地慌忙一手戴口罩一手用报纸遮住那盆菜。因为我看不到左边的状况,便只好紧张地竖起耳朵听有没有第二声,如果有,我立马逃之夭夭!幸好,没有!我还是很不放心地请服务员去左边一探究竟,原来是我左边桌上的顾客被辣椒呛了一口。害我虚惊一场! 虽然是虚惊,我也是被惊着了!因此那天晚上我父母吃得很开心满意,我却没怎么吃,满脑子都是网上说的那个“气溶胶”……

回到家里,我赶快给全家人全身消毒,并喝自制的抗菌消毒汤。那天晚上我一直感觉不佳,头晕脑胀的,呼吸也不舒畅。我担心自己是不是中招了,也担心传染给父母。我知道我这样体质的人,抗不住的。如果中招,只要24小时就会有症状。于是,我决定自我隔离24小时。我把自己关进卧室,吞下二片安定,一觉睡到第二天晚上;过了24小时,啥症状都没有,只是肚子相当饿,狼吞虎咽地吃下两大碗饭后,我打电话去问我那位当过医生的朋友。他听我说完,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傻瓜!傻猫!你不是中招,分明是被口罩闷的!现在的口罩和从前的不一样,不漏风透气的,像你这种中气不足的人,自然会……”我恍然大悟,原来我是被口罩闷的!

不过,这顿惊悚的晚餐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吓得我一个月都没敢出去吃饭,也一直不敢出门办事……然而生活还得继续,总不能永远不出门吧?唉!该死的疫情!你还要肆虐我们人类多久啊?                                            

来源: 自由撰稿人
责任编辑:谢灵慧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