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1/6/29 12:00:55

【“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 熊勋琴 ‖ 疫情与亲情的抉择

作者:熊勋琴 来源:长宁县第一实验小学 发布时间:2020-08-26 11:06:24 浏览次数: 【字体:

疫情与亲情的抉择

熊勋琴

今年春节,正值举国欢庆之时,却暴发了新冠肺炎疫情,全国人民响应国家号召,纷纷居家隔离。

正是由于新冠肺炎的隔离,几度伤害了我和母亲的情感。

母亲是和弟弟住在一起的。但由于弟弟平时很少回家,我们又住得很近,母亲经常来我们家,或吃个午饭,或聊几句天。为了方便,我专门给她配了钥匙。

正月初二,我们正式开始居家隔离。我们和母亲都住在自己的家里。但弟弟还时不时出去和朋友吃饭、喝茶、聚会,有时候还夜不归宿。尽管我们耐心地给他说了很多次,给他讲当下自觉隔离的重要性,要求他居家隔离不要随意外出,但他就是管不住自己,隔三差五往外跑。母亲和他一起住,我们很担心,但除了一再地无效劝说,也别无他法。

 隔离一晃到了正月十五过大年,我们也没去和母亲吃顿饭,只是偶尔出门买菜多买一些送到她门口,戴个口罩说不到两句就匆匆离开。这天上午,母亲可能觉得在家太寂寞,突然来到我们家,一进门就去了儿子的房间,去关心她外孙的学习。我心里有些不安,按照要求,是不能串门的,关键还是弟弟常往外跑。老人的关心,老公和儿子也不便当面说什么。于是老公私下暗示我,叫我劝母亲赶快回去。

我心里也矛盾呀,她是我的母亲呀,我怎么能直接叫她回去呢?身为女儿,我怎么说得出口?大过年的连饭也不吃一顿就赶着让母亲回去的女儿,天下应该没有吧?反正我说不出口!但是,我心里明白,老公叫我和她说,也是认为我们是亲母女,不容易因产生误会而伤害到感情。

可是,我真的说不出口呀!

要是在平时,即使母亲要走,我都会千方百计挽留她吃饭,和她聊天,拉她散步。可是今天,又是过大年,我却要让她回去,独自面对冰冷的电视机,我不是成了不孝女了吗?

给她讲道理吧,也许她会懂,但她的心会不会受到伤害呢?我思前想后,一再犹豫,始终还是开不了口……

时钟嘀嗒、嘀嗒……老公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一言不发;儿子坐在书桌前埋头写作业;我纠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洗菜。时间过得真慢……

不知是想起了不能串门,还是觉察到我们的犹豫,大约1个小时,母亲突然说要回去了。我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没像往常那样留她吃午饭,对她说:“也好,妈,那你先回去吧。因为现在是疫情严重的时候,少出门。给弟弟说,叫他不要去朋友那里吃饭、串门、打牌,好好在家待着。如果必须要出去买东西,要注意防范,带好口罩,别去人多的地方,国家正在出台法律规定呢!做好隔离,就是为自己好、为家人好、为朋友好,为国家作贡献!”正好用这个时机,好好地给她说了一通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仿佛这样能填补我内心的不忍和亏欠。

母亲轻声应了,出门去了。我心里很矛盾,松了一口气,但也很不是滋味。疫情、亲情,如何抉择?

时间到了农历二月初十,我们继续在家隔离。这一天,快到中午了,我们在家炖了排骨汤,准备吃午饭。母亲可能是感觉到这么长时间都没问题,似乎放松了隔离意识。她又来了我家。作为母亲,到自己的女儿家,就像是到自己的家,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平时她没来,我还要主动打电话请她过来,特别是做什么好吃的时候。可是今天不一样呀。疫情还未解除,母亲和弟弟住在一起,弟弟又不愿遵守国家规定经常出门。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老公每天要上班,一旦开学,儿子要回几千人的学校读书,我也要回几千人的学校上课,不能有万一呀。关乎个人倒也罢了,可我们不想成传播疫情的罪人呀!

我抬头看墙,时钟指向了11点半,快到吃饭的时间,母亲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感觉她今天就是要留在我们这儿吃午饭。我又何尝不想和她一起吃午饭呢?但疫情期间,病毒是看不见的,我们不敢冒这个风险呀,实在是冒不起!

墙上的时钟嘀嗒嘀嗒地走着,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我们迟迟没有吃饭。我都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不孝女”了。

老公把我拉到一边,又是求又是哄:“老婆,你也知道当前的情况,还是只有你给妈说,就算她不理解,生你的气,也会很快过去的,比我跟她说好。如果她一时生气,以后我们好好道歉。”我又一次被推到了两难境地!我该如何开口?

时钟逼向12点了,我们还是没有说吃午饭,母亲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

 “我不应该赶自己的母亲回去,亲情重要!”一个声音在我心里说。

“我们不能冒这看不见的风险,疫情重要!”另一个声音在我心里挣扎。

时钟还是指向了12点。我最后下定决心,觉得还是跟母亲说清楚的好。我绞尽脑汁,思考如何把伤害降到最低。突然,我想到了冰箱里边还有一包排骨,找了个借口……

我打开冰箱,把排骨拿出来,对母亲说:“妈,都中午了,弟弟还一个人在家里吧,这儿还有一包排骨,你拿回去做弟弟最喜欢的红烧排骨吧。现在是疫情期间,我也不能叫他过来一起吃饭,国家和单位有规定,我也不留你吃午饭了。”说完这句话,我不敢看母亲的眼睛。母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接过我递给她的排骨,很轻地应一声:“嗯。”

母亲一向很疼我的弟弟,我“奸计得逞”,心里一松,鼻子发酸,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动小心思“算计”母亲的一天……

我低着头,机械地一下一下洗着白菜,也不知道母亲是什么表情,是愤怒、是伤心,还是失望……抑或是理解吧!我又在心里安慰自己,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母亲开门回去了,我的眼泪却不听使唤地掉了下来……

(作者单位:长宁县第一实验小学)

来源: 长宁县第一实验小学
责任编辑:谢灵慧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