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1/6/29 12:00:55

【“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征文】任小春 ‖ 我不会远离你

作者:任小春 来源:渠县交通运输局 发布时间:2020-10-30 20:46:27 浏览次数: 【字体:


我不会远离你

任小春

2020年3月5日清晨,我从春风中醒来,想起雷锋同志诞辰80周年,哼唱着《学习雷锋好榜样》,轻快地朝“双报到”服务点走去。

君悦湾小区正大门上张贴的“打赢疫情防控硬仗,齐心共建无疫小区”的大型横幅耀眼夺目。一顶蓝色的救灾帐篷下,两块鲜红的公告牌端庄肃立,一块是“渠县天星镇街道办事处《关于加强返工、返学、返乡人员疫情管控的通告》”,另一块是“滨江社区君悦湾小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临时党支部”。旁边,一面鲜艳的党旗迎风飘扬。穿过消毒健康通道,我来到党员示范岗向社区工作人员报到。业主三三两两出入,工作人员测体温、登记,一切按部就班。前些日子的紧张气氛没有了,和谐共处。

“委员,你看,那里有个卖菜的!”

小李指着滨河路,急迫地向我报告。

不远,就在我们服务点对面,一棵苍翠的大榕树下,一个女人挑着装满蔬菜的竹篮,正在下放扁担。

“一个卖菜的,有啥恐惧的!”我本来想用个“大惊小怪”,考虑到特殊时期,还是紧开口慢开言为妙,要让同志们辛苦后起码感到春天般的温暖。哪知,小李不依教,怼我道:“不准摆摊设点哒嘛!”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死搬教条。新冠肺炎爆发后,县上启动了疫情防控一级响应,我们交通部门主责是严防死守16个县级公路以上的交通防疫检测点。疫情防控,人人都辛苦。由于街道社区连续作战,人员太疲惫了。县上要求县级党组织向疫情防控一线报到,凝聚联防联控合力,实打实织牢红色防疫网。对参加“双报到”党员有个前提,那就是抽调不在防控一线、不直接承担疫情防控任务的县级部门(单位)党员。交通人有交通人的责任和担当,敢打硬仗,善打硬仗,党委书记主动请缨,要求全系统党员参加“双报到”。于是,我们局里的领导负责的交通防疫检测点就实行了AB岗,也就是一个检测点有2个负责人,A岗如到防疫检测点,B岗就到“双报到”服务队。说心里话,我们乐当小区群众的“守门人”。

小李明显地对我的决策有些失望,我猜测,他恐怕希望我回应他的是:“你们马上和社区干部去把她撵走!”我想,一个史无前例的新冠肺炎引发的不仅仅是联防联控和自行隔离的问题,我们注重的还有老百姓的生计问题。大道理不能给小李讲,我微笑着和他说起了心理话:“兄弟,你看,今天为啥我和你交流没有保持1.5米的距离呢?因为前几天全县把疫情防控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我不是医学专家,我认为,只要不聚集、不打堆,出门戴口罩,传染的几率应该不大吧。何况,东城半岛成千上万户人,没有一个确诊的呀!如果不发烧、不发热,我认为,老百姓独自卖个菜是可以的。”小李似懂非懂。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生娃娃,从小在蜜罐里长大,对世事的艰难也许体会不到。为了不让他失望,我给他安排下步工作:“你和社区医护人员一起,拿上体温枪到对面去给她测个体温,做好登记。”小李愉快地接受,我再三叮嘱:“千万不要撵她走!”

卖菜的女人见3个戴着红袖笼笼的人朝她疾步走去,连忙拿起扁担准备挑起竹篮开跑。估计是小李叫住了她,她木然地等待着。她知道,戴盘盘帽儿的和戴红袖笼笼的,是会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的,哪怕小李他们的袖章上印的“安全巡逻”,我的袖章上印的是“共产党员”。一个领导两个兵,就是这个工作模式。见小李他们在对面测体温、登记,我心潮澎湃,猛然想起当年我婆婆为了送我上学凑学费,冬天背萝卜到文崇街上去卖的事,脑海中突现这样一幅画面:清晨,一位妈妈挑着菜准备上街,一对学龄儿女跑来,拉着竹篮连声叫道:“妈妈,妈妈,我们要和你一起去!”“莫去,莫去,安心在家上网课,等几天要开学了呢!”妈妈苦笑着,继续说:“妈妈去卖菜给你们交生活费,乖哈。广播里不是天天在吼,到人多的地方会传染新冠肺炎哒嘛!”儿女很不情愿地松开了手,跑回屋里,妈妈才挑着沉重的担子上了街。也许她到过小区口,却被撵了……所以,才来到滨江路。哪怕,行人稀少……

“委员,那个女人体温36.2℃,正常!”小李的报告,打断了我的假想。我随口说道:“那就好,那就好。”“没有吓到她吧?”我急切地问道。“没有,没有”小李似乎如释重负,“我还叫她安心在对面卖,不用担心的。还叫她不要收现金,全部微信转账,保护好自己呢!”小李颇有些得意,我也觉得他懂事了。

君悦湾是渠城的一个高档小区,从参加“双报到”以来,虽然时间轮流交差,但是我感觉这个小区业主素质高,小区门卫责任心强,我们协助社区防疫管控相对轻松。十几分钟后,我情不自禁地向对面望去,好在,三三两两的行人中有人买菜呢!我心底莫名地有些欣慰。好像我就是她,一个活生生的菜农。

忽然,我发现对面的女人在东张西望,似乎局促不安。“难道,城管来了?”我想。但是,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城管”的影子。她的附近除了几个行人,也没有戴红袖笼笼的呀!奇了,怪了。她在向过往的人打招呼,人家没有理她。我再仔细一看,她好像不时在盯手机,一会儿又在向行人呼唤着什么……

我疾步走了过去。

她见到我这个戴红袖笼笼的,异常诧异,手足无措。我率先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微笑。她怔怔地望着我,“兄弟,兄弟!”继而大胆地叫出了声:“你叫我吗?”我证实道:“嗯!”她使劲地点了点头。我凑拢过去,亲切地问:“大姐,有啥事吗?”我柔声问道,她又“嗯”了一声,拿着手机对着我。我到了她身旁,贴得很近。她急切地说:“兄弟,你看我手机上这不晓得是啥意思!”按说,非常时期是不得拿陌生人东西的,何况是部裸露的手机呢。但是,我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看了看,没什么呀。“微信!微信!”大姐把脸凑过来,连连说道。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点开,大声念道:“一个3元,一个6元,一个25元,一个15元,一个5元。应该是你刚才卖菜的菜钱,微信转的账呢!”她紧张的眼神慢慢柔和起来,身子应该放松了。不过,她又指着微信上有个红色的“18”说:“兄弟,菜钱我晓得了。这个数字不晓得是啥意思。”我又看了看,笑着说:“大姐,这个18是你有18条微信没有点开读呢。没啥子的,你菜卖完了打开慢慢一条一条地读,信息不会错过!”

女人“嘿嘿”地笑出了声。她居然对我敞开了胸怀说道:“兄弟,你不晓得哦,刚才真急坏了我哟。我去年节衣缩食买了一部手机,怕赶不上形势。刚才,你们那个小兄弟提醒了我,我今天第一次微信收钱,也不晓得买菜的转对没有。还有看到那个‘18’,我认为只收到18元钱,把我吓忙了。你想嘛,一屋大小就靠这点菜钱。再不卖了,菜在地里起了苔,就是猪草了。我问过路的人,嘴巴叫干哦,人家把我当个瘟神,装着没有听见。我问一个,走一个,问一个,走一个。我着急呀!”她没有说一句感激我的话,我的眼眶却慢慢湿润了。我诚恳地对她说:“大姐,我逢3、6、9就在这里值守,你就放心地来这里卖菜吧!我不会远离你的!”

(作者单位: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渠县交通运输局党委委员)


来源: 渠县交通运输局
责任编辑:谢灵慧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